与人.

励志要做一个勤奋的太太!!ψ(`∇´)ψ

和与人的一个关于小英雄paro的原创paro脑洞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哦哦!我和鳝太太的合作款Paro出来啦!!她是个天使!以后会将此paro用于小英雄和凹凸的文上,有人有兴趣联文吗!
话说我写这个paro有人看吗…

謆:

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达到拥有理解事物的能力后那刻便会被一个名叫「系统」的东西所赋予一种身份。。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谁是「系统」,只知道「系统」类似于这个世界的上帝,无法触及他,也无法背叛他,只能听着冰冷的机械音所传达的任务,随后执行。

「欢迎您,我新的居民,还请麻烦您告诉我您的名字」

「我就是「系统」,在这个世界有一个东西了解,那便是「身份」。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拥有一种身份,你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人或者隐瞒都随你。共有三种身份,接下来我将详细给你介绍」

「首先是「LINBO」」

「LINBO」
他们受到了「系统」的允许,可以不受法律和人道控制的人类,拥有持枪的许可。
每月收入来自完成「系统」所给予的击杀任务。勿杀系统指示外的人物时会减少奖金或扣除部分奖金。杀死其他「LINBO」的时候将获得此人所持有的奖金。
每个任务皆有计时,若未能在限时之内完成任务,便会收到「惩罚」。「惩罚」便是会遭受肉体上的疼痛感,并在记录上留下一次计数。当计数累积到一定数字时,「系统」将直接给予死刑。

「其次是「MONSTER」」

「MONSTER」
他们受到了「系统」所给予的恩惠,若收到不是同为「MONSTER」的伤害,伤害「MONSTER」的人将会与他「伤害共享」,同时他也会获得一次免死的机会。
他们的每月收入来自「系统」所给予的保护任务,保护目标不受到「LINBO」的伤害,也可以通过像正常世界一样的去工作。「MONSTER」可以选择保护除了任务之外的人。当「MONSTER」确认保护他,与他立下「血契」后,两人将会「伤害共享」。「血契」终生有效。被保护者死去时,「MONSTER」只会感受到死去时的痛苦,不会真的死去。
任务失败时,「MONSTER」在记录上留下一次计数。当计数累积到一定数字时,与「LINBO」一样「系统」将直接给予死刑。

「最后是「NADIR」」

「NADIR」
他们并没有受到来自「系统」给予的任何东西,受到法律和人道控制的人类。在这世界之中,可以说是身份之中的「最底层」。
他们的每月收入和正常世界中的人们一样,在各种地方里奔波忙碌。
「NADIR」将有可能会成为「LINBO」的目标,也有可能会成为「MONSTER」的目标。「NADIR」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成为「LINBO」的伤害,所以部分「NADIR」便会去讨好「MONSTER」,让他与自己立下「血契」。
「NADIR」的「惩罚」不会由「系统」进行计数累积的方式来决定,与正常世界一样,由当地的「政府」处理。

「以上便是详情。你的身份是「……」」

「还有什么疑问么。」
……

「开始您的生活吧,我的居民。」






偷偷的私心贴标签
所以…如果我和@与人. 联动发文的话,你们看吗。

我爱你,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Roca」星星的秘密 雷卡向

#感谢roca太太提供地小星星提案!
#等你回圈子送的礼物🎁
#本篇就叫做「Roca」

我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一个被作业埋没的晚上。
“啊……烦死了……作业什么的……”卡米尔眼下的黑色被这该死的作业埋没。
“明天,一点要和我出去。”
他记得雷狮是这样说的,用一种十分坚定的语气。
想想当前这幅状况也是被雷狮所赐,要不是突然说出去,自己也不会因为“贪玩”的理由被母亲要求写完50%的作业。
“那个……大哥……我们能不能再过两三天再出去…?”
虽然作业这种东西对学霸卡米尔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凭他一人也做不了那么多。
“哈…?要我等你?!不行,明天你必须给我出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像一只愤怒的野兽一般涌来。
这样凶巴巴的习惯带着空白头巾的大哥,卡米尔早已习惯。
可是在作业的双重折磨之下,竟升起一丝愤怒的情绪。
明明我在为了明天而努力啊…
为什么就不能温柔的对待我呢…
他想的越来越多,悦动的笔尖却从未停止。

「要是大哥能温柔一些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

眼前开始模糊起来,身体也有些轻飘飘了。
恍惚之中仿佛有颗星形的东西…
他的手在无意之中向他靠近…

眼前是一道白光,长时间握笔的姿势让右手开始有些疼痛感。
很累…这是自己唯一能感受到的…
他闭上了眼睛,陷入睡眠之中。

不知睡了多久,他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手,纤细的手盖住自己的眼睛。
好亮的光啊。心里这么想着。
起身,然后犀利的眼神发现了某个东西正静静地趴在他的床边。
而那东西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手。
那东西柔软的发丝和紫色的头发让自己有些迷茫。
这…这个不会是大哥吧…不不不!这真是个可怕的想法!
大哥怎么会那么温柔的握着自己的手然后陪伴着自己睡觉?!

卡米尔就这样陷入了沉思。
他一如往常的谨慎,开始快速的思考。
却不料那好像是大哥的东西已经苏醒,他紫色的眼眸空洞地望着眼前慌乱的卡米尔。
一双手盘上卡米尔肩,一个顺势将卡米尔带倒,然后俯下身就是一吻。
“早安啊,卡米尔。”
“大…大哥…?”
“诶?我是大哥,怎么了?卡米尔?”
“没,没什么。”

今天的大哥有些不对劲。
会做早餐给我吃,会和我说早安晚安,会很小心地握住我的手,会谦让着我……
不。
最重要的不是这些……
是……

“大哥。”
“怎么了?”
两眼对视。
“你爱我吗?”
“我爱你。”

最重要的是…
“可是我在你的眼神里看不出爱意。”

“你不是我的大哥。”
“我的确不是你的大哥哟…但我是你想要的大哥,对吧?一个温柔的大哥。”
“……”
“那我现在不想要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转身就开始狂奔,穿过墙壁,跳下高楼,踩在空气上奔跑。

星星,我看见了那颗星星。

晚风从窗户穿过,翻起书页的声音让我回到这里。
啊!作业!我都忘记了!
恍惚之中睡了一觉什么的,真是奇怪。

急赶慢赶终于把作业写完了一半。
顶着个黑眼圈就匆匆忙忙地赴约。

“喂,你小子被人打了一拳?”
“没有。”

疲惫的游乐园之行,拖着睡意完成了几乎所有的项目,

是夜,摩天轮上闪着霓虹,两人肩靠着肩坐着。
“……”
“卡米尔,我……”
少年一时语塞,转头看了看那个被表白的人。他歪着头,靠在旁边的金属壁上,他的眼睛闭着,呼吸很安稳。
“什么嘛,睡着了。”
少年微红着脸托着下巴,明明花了好几天去设计告白的计划的。自己真是笨蛋。
“不要…我不要温柔的大哥…”睡梦之中卡米尔喃喃自语。
“喂。”
“哈…像个笨蛋一样…”
他将卡米尔的脑袋向自己的肩上挪,那害怕吵醒他的样子真是好笑极了。
“我在就靠我身上啊”
“笨死了”

星星,后来他看见了星星
因为那颗代表着想要的星星啊
早已深深的埋藏在他心里

这就是星星的秘密
像岩石一般的爱情秘密

「安迷修的饲养日记」安艾向

#恭喜自己60of
#安艾真可爱prrrr
#ooc??

设定吧……
艾比,两位著名作家的女儿,是位写作的天才,在父母的严厉阻止之下偷偷写作中。
安迷修,艾比父亲收来的小徒弟,跟随艾比父亲学习写作方法,代价为照护好年幼的艾比,实习萝莉控。

〔9/14〕←(左边是艾比的年龄,右边是安迷修的)
“那么写谁呢?”那天艾比小姐在寻找着写作的对象
“写我,可以吗…?艾比小姐”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主动的和艾比小姐说话,现在想想真是激动……
“诶?!可以啊,我试试”
语毕,她轻巧地从座位上下来,白皙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脑袋。
“好安安,好安安。”
“那个…艾比小姐…”
“怎么了…?”
“我不是狗狗哦”
她的手突然停了动作,面色发红地望着我
“笨蛋安迷修!”
她气鼓鼓地,跺着脚走了。
ps:手好小……(捂脸)

〔10/15〕
艾比小姐是个实在的美人,这一点我是深知的。不过,在出门买菜的途中,一边走路一边想着艾比小姐然后撞到电线杆上什么的……
对不起师傅…
我会好好守护艾比小姐的,也会顺便保护好自己的
ps:幸好没人发现晚饭吃的萝卜是断开的……被我摔断的……

〔11/16〕
艾比小姐写的第一本小说完结了,她说写的是恋爱小说,是一个和她十分相似的女孩和一位王子的故事。
ps:其实我是一位有着骑士道的王子(•̀ω•́)✧

〔12/17〕
艾比小姐踏入初中了啊!!!
我的话,还有一年就18岁啊啊……
时间过得真快,不过我还是希望它能更快一点……
ps: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13/18〕
艾比小姐今天和我说他见到了一个男孩,说是个像王子一样的金发小子什么的……
她后面说的话我就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她说那个男孩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爱慕。
真讨厌。
ps:我对艾比小姐没什么其他的感情。

〔13/18〕
艾比小姐从学校拿来了几封信
上面画了粉红色的爱心……
自从踏入了初中就有更多男生开始喜欢她了,话说这些情书的文采真是低级,还不如我的…
越来越讨厌了。
ps: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14/19〕
师傅和师娘今天竟然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真是吓到我了……
如果我说我喜欢的人就是他们的女儿,他们会怎么想…?
话说我看到艾比小姐把这几年的情书都扔了,我的身体自己就动了起来,顺手把垃圾袋给扔了,扔到了隔了四条横马路的街边的小巷的最里面的垃圾桶的最底下。
没有人能找到它们了。
ps:我就是想散散步才去那么远的地方扔垃圾的。

〔15/20〕
艾比小姐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她哭了。

〔15/20〕
话说初三的小崽子怎么会惹上黑社会的?虽然是赢了这场硬仗但是还是很担心艾比小姐。
下次不会再有人再欺负她了。
ps:小瘪三ヽ(#`Д´)ノ

〔15/20〕
手好疼,明明是昨天干的架,今天却开始疼了。
在艾比小姐上学的时候去一趟医院吧。
ps:疼到全身流汗……千万不要受伤啊……我还得给艾比小姐做饭呢……

〔15/20〕
她又哭了。
不过这次是看到我绑着石膏而哭的。
作为一个骑士居然让一个女孩为他哭泣,我真是个坏男人……
没法给她做饭吃了……
ps:骨折了……

她哭了好久啊……
隔着窗户能看见不远处的房间的灯还亮着
等等,门响了……

潦草的笔记到这里停止了。

安迷修推开门,想看看那么晚敲门的人是谁,师傅和师娘因为新书发表暂时不在家,唯一剩下的也只有扫地阿姨和艾比小姐了。
房间里的灯光顺着缝隙向外延伸,也着凉了她的脸,粉色的长发带着一丝水汽,如同瀑布一般地顺着她的肩膀。
“怎么了,艾比小姐…?”
她不语。
红色的眼睛盯着石膏板。
眼睛肿了,应该是哭肿的。
“那么先进来吧,艾比小姐。”
关上门,艾比自动地走向安迷修的床,将自己的小脸儿埋在怀中的布娃娃里。
“你…是不是去和他们打架了…”
她发出蚊蝇般的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安迷修听见。
“啊…你说这件事啊…我……”
他一时语塞,难道自己要说‘因为我喜欢你才和他们打起来’吗?
“你什么你!你就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吗!”
“……”
“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单枪匹马和他们打?!”
“……”
她从没见过自己的骑士受过伤,尽管这次是为了保护自己,却还是不能原谅他那么的糟践自己的身体。

“你就不知道你被打伤了,我也会担心的吗!你是笨蛋吗?突然就没理由地和他们打?!”
顺着心,就无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艾比小姐…?你…你担心我…?”
“……”
她的脸变的有些红,那火红的眼睛也开始四处张望。
她的一句话让安迷修像打了肾上腺素一样的兴奋,他虽不知道自己想的是否正确但是这句话却给了他相信自己猜测的信心。
试试吧……
“我…我就是想保护你…”
“啊啊…这也算是完成师傅交给我的任务吧…当时嘛…就是突然想冲上去把他们这帮渣子打一顿…也没想…”
“不…不对…我想说的是…”
“我…”
“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的艾比小姐又怎么能被他们这帮渣子欺负呢…”
“我…”
他开始紧张,双手不自然地握紧
“我爱你…艾比小姐…”
“……”
她的脸又开始涨红,突然的告白让她不知所措。

“不早了,艾比小姐您回去睡吧。”
“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么多…”
“如果我的话让您觉得不舒服的话…就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对不起…”

他将自己的房门打开,示意艾比可以回房间了。用右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体变热。
怂了,彻底怂了。
安迷修心里是知道的,自己的一番话语有多混乱。
“不好意思,我累了…您…请回吧…”
“抱歉…我…那我先回房间了…”

明明两人都是鼓起勇气的
却在最后关头都从了心

他望向窗户外,那个曾经亮着的地方
它暗了,估计那人也睡了。
“晚安,艾比小姐…我…”
却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他不知道那次告白会在什么时候被回复
只是那天后,再也没听见他们说过这件事
他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知道那答案了

〔17/22〕
艾比小姐花了一年时间去劝他的父母同意她发表自己的处女作,最终,发布日期被选为明年,那也是艾比小姐18岁的日子。
几年前一直期待着这个日子,没想到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是那么的…难受…
有一种自己守护了8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心酸感。
她也会有自己的男朋友了。
会不会带来家里,又会不会见家长呢?要是师傅和师娘同意了他们两个在一起怎么办…
ps:我……

〔18/23〕
艾比小姐的新书发售了,销售量和好评量如泉涌一般。
但我始终没有看它。
ps:艾比小姐筹备了这本书两年了,相信写的一定很好。

(手机消息)艾比小姐:新书…你看了吗?
(回复)安迷修:啊,看了,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故事也很棒。
(手机信息)艾比小姐:你没看,对吧
(回复)安迷修:……
(回复)安迷修:不好意思,最近一直在忙…我现在看…

翻开书页,这是一本没有目录的书,写的是他的家人,朋友以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什么的…
草草地看过去,一直看到最后的一页。

「安安」「真是坏啊!我又不是狗!」
「他的头发很软」「从小便留在我身边」
「很会照护人」「在路上撞到了电线杆」
「体贴」「打架」「骨折了」「担心」
「我喜欢你,艾比小姐」
「我爱你」
“这次我做好觉悟了。”
“安迷修,我不会再逃避了。”
脑海里回放着她的声音

“写你的哟!我写好了哟!安安你看!”
稚嫩的声音……
安迷修——艾比唯一的骑士

啊…
明明只是个小孩子。
一个十八岁大的小孩子。

夜深了,和当年一样的光亮透过窗户,照在米黄的书页上。
人们曾说,人写一本书,就是想要一个特别的人能看到这本书,能想起当初一起的一切,了解她自己内心的想法。

又是一阵熟悉的敲门声



「男神x你」和卡米尔谈恋爱的感觉?


KTV是个梦幻的地方。
你记得那个时候你们都老了,他那条鲜红的围巾也变得有些残破
“这是谁的歌…?”
对于突然出现在屏幕上的老情歌,大家不免有些疑惑
他在黑暗中默默抓住你的手
帽子下的脸儿显得有些红,他指指自己。
“我的,想和你唱。”

【听】上耳向HE

*cp向——小英雄的上耳

*今天突然发现56fo了,吓一跳

*根本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东西

*这一路上谢谢太太们的关照了,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的!!!

1.

“话说,耳郎你的耳机线能插到任何东西上吗?”

“是倒是是的...就不过...”

耳郎望着眼前与人闲谈的上鸣,不禁停下来嘴

原来只是随便问问吗...?

算了...随便了...

他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

2.

“走吧,耳郎”

他会习惯性地在回家路上捎她一程

她也会习惯性地跟在他的身后,然后每走几步就吐槽一下他放点过度之后的白痴样

“好好...”

一点也不像男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有这样的想法

明明从来都不是

3.

“你知道你放点过度后的白痴样吗...?啊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耳郎如常般的捧腹大笑

“哎...你笑够了吗...”上鸣摇了摇脑袋

耳郎笑完便又默默地跟着上鸣走着

她望着上鸣的背

纯白衬衫透着一些肌肤的颜色

“话说,耳郎你的耳机线能插到任何东西上吗?”

真想试试......

4.

她从背后将耳机线的头绕过胸口插-入他的心口附近

“喂!你干嘛呢!?”

“我就听听,你别动,别动。”

她将双手环住他的腰,来防止上鸣焦躁地乱动

5.

“噗通——噗通——“

心跳声在上升,以一种不可想象的速度

不一会儿,耳边便传来了一阵柔和的声音

更确定地说是

音乐

这音乐却让她有些熟悉......

6.

变奏的结婚进行曲。

听出的这一瞬间,昏红的颜色爬上她的脸颊

7.

”你...!你个白痴想什么呢!“

她暴躁地抬头

却被上鸣直接摁住头

”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呢...?“

男人笑着,在她的耳边说道

说完便抬头,装作淡定的摸着她的脑袋

”大白痴!!!!!!!!“

最后,上鸣同学是被耳郎同学追着打回家的

8.

昏红的太阳

像是她害羞时的颜色

9.

上鸣将手伸向耳郎

”走吧,耳郎“

”笨死了!不是和你说了要牵手也要......走远了再牵...“

"啊啊啊啊啊啊!大白痴!!"

10.

少年少女并肩走在街上

那年是冬天

她会将围巾捂住自己的鼻子

他会时不时地看她一眼

仔细听吧

耳边会传来那熟悉的

又温和的音乐


#医生卡x老年雷
#随笔小日常♬
#他们老了,年龄pa
#已恋状态
#刀子的5

1.
他们老了。

2.
鼻腔里仍存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揉揉满是红血丝的眼,我继续着工作。
“卡米尔医生,到时间了。”
我向那位护士点头示意,便缓慢地走进那树隙的病房
行医45年,目睹了无数的生离死别,却曾未有那么一个人叫我如此的留恋

“身体怎么样…?”
“……”
“啊哈…我知道你听得见…”
“最近商店街的蛋糕又出了新口味,价格还翻了一倍,又不好吃,不过啊…我这老牙口也是该戒了甜食了…”
“就像你”
“应该戒了啤酒一样”
“大哥…”
“大哥……”
明知道那人已不再会笑着回话,却还是硬挤着眉,笑着与那人对话

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想当年我还能靠着一口好牙吃上百八十个蛋糕,如今却已拄着拐杖做个配药的老白褂…

“我想你啊…”
“大哥…”

3.
“医生…那位病人他不行了…”
新来的护士急急忙忙道
“您快去看看吧!”
她匆匆忙忙的,扯着我的衣袖走向病房

“别急。”
“他不希望我急急忙忙地看他走。”
我知道的
我知道你的一切的

4.
在70岁那年,我也终于躺上了病床。
不知过了多久了,躺了多久了
而那个唯一会关照我的人已经在我之前走了

我想他
想见他
就这样吧,偶尔放任自己一把也好…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啊…那是一长串的机械声…
伴着护士和医生们嘈杂的讨论声和走路声

“是时候走了。”
我合上了眼
他一如当年的少年样,五星的头巾和稚嫩的脸,他笑着,张开双臂拥我入怀。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了。

谢谢北北给我画的人设😭😭😭
顺便祝贺自己满50fo😭😭
我好感动啊

【卡米尔x你】和卡米尔谈恋爱的感觉?

2.
午后的阳光温暖地透过落地窗落在你们的身上。
他不曾从背后拥抱你,你却经常担任“男友”的身份去拥它入怀。
“怎么样!我厉害吧!”
你兴奋地说到。
毕竟从背后将自己的男友抱住什么的,真是让人兴奋。
他的身体软软的,也不曾多说过什么话,只是静静地让你抱着。
暖暖的阳光让人睡意更浓。
他发觉了你呼吸节奏变的更加安稳,悄悄地钻出你的怀抱。
“笨死了。”
他将柔软的毛毯披在你的身上,红色的围巾之下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卡…卡米尔…抱抱……”
睡梦中的你无意地说着,然后胡乱地甩手,慌忙之中不幸地打中了窗户的玻璃。
你眉头一皱。
“……”
他将你的身体放平,掀开毛毯,慢慢的钻进你的怀里。

昏黄的阳光和你微红的脸颊
男人眉角带着宠溺之情

“我爱你。”
他托着下巴,嘴角带着不经常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