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

励志要做一个勤奋的太太!!ψ(`∇´)ψ

[雷卡]伴生种

超棒……

方糖不甜不要钱:

一个满是私设的ABO,设定是只有alpha会发情的ABO


时间线都是瞎扯的就别在意了……


tag也私心打了个声优的……请也别在意……(森默能推一辈子.jpg)



        天空是紫黑色的。


  这个星球的大气状况极度不稳定,天气也随之变换无常,明明刚才还晴空万里来着,可下一秒乌云翻涌而来顷刻就将天空占据,就像他们那些四处掠夺的海盗一样,粗鲁暴戾,还贪得无厌,迅速将晴空蚕食殆尽。黑云还在翻卷,扭曲勾缠在一起,把天幕染得更加难看,像在炫耀胜利。


  帕洛斯靠在甲板的栏杆上,透过手指圈成的方框观察云幕,将观察框对准云层活动最剧烈的地方——最有可能出现雷与闪电的地方。


  “滚出去!”


  一声怒吼惊雷似的炸在耳朵边上,震碎了帕洛斯的观察框,他的手下意识地收回来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以免被震破鼓膜。


  声音自控制室的方向来——雷狮房间的方向。


  啧啧啧,这可真是……雷霆之怒啊。这家伙可别真是雷神托身吧?


  “你在这干嘛?看样子一会要下雨了,怎么不回里边儿待着?”不等帕洛斯好好分析一下自己打算利用雷狮海盗团的决定是利是弊,佩利就掏着耳朵从船舱里出来顺带发现了他。


  “我正打算回去呢,结果……”帕洛斯扯出他人畜无害的微笑,拍拍在栏杆上沾到的灰尘,作势要往船舱去。


  “怎么啦?被吓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胆子还真跟你人差不多大啊。”佩利走到桅杆边,一边解船帆的绳子,一边被自己的玩笑逗得哈哈大笑。


  “……”要不是他初来乍到又寄人篱下总要装装乖,他绝对会把这条傻狗丢进海里喂鱼,让他好好尝尝海盗的处刑方式。“所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雷狮怎么这么生气?”按下心中怒火,帕洛斯也走向桅杆,假意帮忙。


  “哦,你没发现啊?看来你是个beta。”


  帕洛斯有些困惑,“你怎么知道?”


  他一向不会随意对人透露自己的信息,这傻狗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第二性别?


  “你要是个alpha或者omega的话,又怎么会感觉不到现在周围满满的信息素呢?都快要把人撕掉了。”佩利解释着手上的活也不见缓,一副见怪不怪习惯已久的模样。“你来的不巧,刚好赶上雷狮老大的发情期。你是个beta倒是还好,不会被他的信息素压得浑身难受,就是这雷雨天有点烦,不过等以后习惯了也就没事了。”


  这样汹涌的风云变幻竟然是因为……雷狮发情??!


  一瞬间帕洛斯的心情复杂至极,一方面是为雷狮一己之力能随意改变天象震撼,一面因自己对雷狮海盗团实力的估计不足而懊悔,甚至还有些担忧凭他的能力是否能将这只雷霆之狮控于股掌。但很快,兴奋的情绪占据吞噬了一切,这只狮子越是凶猛、残暴,于他而言就越有利用价值、越值得掠夺……


  “那……他刚才是在对谁火?”


  “卡米尔。”


  “啊?”


  虽然帕洛斯来到这艘海盗船不久,但也能看出卡米尔与雷狮的关系非同一般。若说雷狮是船长,那么这个沉默寡言不起眼的小家伙就是这船唯一的舵手,卡米尔对雷狮的信赖显而易见地要高于这里的所有人,而雷狮也不曾辜负过他的信赖,甚至将这海盗团的大部分事务都交给了这个15岁小屁孩,对比雷狮对其他人连多看一眼都嫌烦的态度,他对卡米尔可以说得上是宠爱万分了。


  “嘿嘿……很奇怪吧?你以后会懂的,照我估计,一会雷狮老大又该叫我了。”


  “叫你?”叫这傻狗干嘛?他能干嘛?还能侍寝不成?


  不会吧……


  帕洛斯被自己的想象吓得起了一脖子白毛汗。


  这边话音刚落,控制室那边又传来了一声“雷响”,虽然不像刚才那声一样怒意冲天,但也能感觉到来者不善。佩利打了个响指冲他做鬼脸——“看吧我就知道”。


  虽然没人能看到他,狂犬仍伸长了两手向控制室的方向挥舞,“诶!雷狮老大我马上来!”往前跳了几步后,他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道:“收帆的工作就交给你啦!”说完丢给帕洛斯两个大拇哥转身跑开。


  “……”老子信了你的邪。


-


  雷狮在与梦境缠绵。


  他很少做梦,更少梦到过去,在梦中看到卡米尔小时候的一张圆脸更是第一次。


  这大概是他七八岁的样子。虽然他现在也是一张圆脸,可当年要更显丰腴,眼睛也比现在圆上不少,瞪起来几乎让人觉得他一张脸上只剩这对蓝莹莹的大眼睛,只是他很少对人瞪眼,甚至连表情都少有。


  可惜没有糖。雷狮忍不住想,要是能给他块糖还能逗这小子笑一笑,反正是做梦,总不用顾忌那么多吧?


  圆脸的小萝卜头看向了他,虽然很短暂,他还是看到那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兴奋,卡米尔很少会有这样孩子气的情绪。雷狮不得不感叹这果然是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真正的卡米尔从小到大总是一个样,不变的隐忍克制,不改的无喜无悲。


  谁让他是个聪明的小孩。


  贵族的孩子,贵族的私生子。


  贵族的孩子与普通人是不同的,贵族的私生子也与他们不同——是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还要下等的存在,因为即便是普通人家孩子,在背地里提及卡米尔也可以毫不顾忌地嗤之以鼻,恶毒地说上一句:“哼,野种。”


  聪明的卡米尔尚且年幼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切,于是,其他孩子们会肆无忌惮地大哭大闹,会向其他人寻求帮助,会想成为太阳、成为世界的中心;而卡米尔只会隐藏起来,只能保护自己,比起耀眼的太阳,他选择成为了一阵无人可见的,蕴藏力量的风。


  他从未向任何人伸手求援过,除了雷狮。


  梦境里年幼的卡米尔向他伸出了右手,一只细瘦的小手,暴露在他面前的空气里,不住颤抖。


  或许别人看来,这是幼小的卡米尔做过最疯狂、最大胆的举动——在被其他同龄贵族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时,向路过的三皇子伸出了右手。然而众人皆知雷王星三皇子阴晴不定难以琢磨,聪明的卡米尔不可能不知道,当时的雷狮于他而言,不过是一场不轻不重的赌局,输了,最多被折磨至死,赢了,却也不见得好到哪去。毕竟卡米尔连自己想不想活下去都不知道。


  “……雷狮大人。”小萝卜头开口叫他,像风一样轻得几乎察觉不到,但也却是像风一样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雷狮像当年一样向他走去,伸出手握住那只伶仃的小手,不同的是当年的他只能将地上的卡米尔拉起来,现在的他却可以抱起小萝卜头,让他坐在自己的臂弯里。


  卡米尔笑了起来,笑容虽淡,却蛮真心。


  雷狮伸手掐他圆乎乎的脸,“这么开朗?你这可是脱离角色设定了啊。”


  卡米尔被他捏得吃痛,眉头都皱了起来,不清不楚地喊他:“大喝……”扑棱着他那小手,一巴掌糊在雷狮脸上。


  呦,你倒是厉害了,连你大哥都敢打?雷狮有些好笑地想,脸上倒是没有痛感,反而觉得触感冰冰凉凉的……


  醒来的一瞬间,燥热、晕眩、难以呼吸的感觉就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几乎是同时,雷狮抬脚踹了出去,力度不大,床边的人也就只是踉跄了几步,碰掉了帽子。


  “你别让我废话。”雷狮连眼皮都懒得抬,身体状况的极度不稳定让他变得狂暴异常,雷狮翻个身过去侧躺对墙,企图再次用睡眠抑制身体的异常,发情期第一天还不算难熬,但伴着身后飘来的甜丝丝的味道,情况就两说了。房间陷入沉寂,静得只能听到船舱外的噪音跟他自己的呼吸,如果不是充盈在鼻子里的味道,卡米尔真的就像消失在了原地一样。


  雷狮的太阳穴跟小腹一起突突地跳,卡米尔在反抗,用这房间里的寂静,用他信息素的味道,小声地质问:“为什么?”


  又来了……护着他到这么大就是让他在自己每一次的发情期跑这儿来没事找事的吗?雷狮坐起身来,顺脚踹掉了床脚的被子:“让你出去不懂吗?”


  “为什么……”半晌沉默后,本尊还是开了口。他低着头,手垂在身侧,用与他年纪相符却不属于他的叛逆与雷狮周旋,像所有会闹脾气的幼稚小孩一样。“大哥你说过,你不在乎爱或不爱。那为什么不跟我结合?你需要一个omega来控制发情期,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近在咫尺,而且永远、不会背叛你。”


  卡米尔冷静地说着不冷静的话,不知第多少次问出他不该问的这种问题。


  “我也说过,我不需要。”


  “怎么会不需要呢?敌方在大哥发情期的时候偷袭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送omega来企图控制你的事情也并不少见。”垂着脑袋的孩子无法自控地激动起来。


  “他们有人成功了吗?”雷狮抱臂看着对方,火气“腾”地上头,几乎要将被汗打湿黏在背上的衣裳都蒸干。


  “没有,但……!”叛逆的孩子不假思索地开口反驳,但旋即意识到即将脱口而出的话是对自己最敬爱之人的低看与质疑,于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没有,但不能保证将来不会有,是吗?”雷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被身体影响的声音带着沙哑,蕴满了风雨欲来的危险,“卡米尔,你是很聪明,但别自作聪明试图判断我的深浅。还有,我把你救下来,是给你一次选择活下去的机会,这机会不是用来给你随便挥霍的。”


  “滚出去!”

评论

热度(209)